像曾经离开第一个高中一样,我开始有意去注意生活中一些再平常不过的小事,因为很可能成为大学的最后一次,有别于三年前刚踏进大学校门所遇到的种种第一次,最后一次驰骋在足球场上是在上个月24日,我的大学足球时代结束的很伤,输掉了比赛被踢伤了脚,我觉得离校前不可能再有机会踢球了,因为冬天来了……

最后的期末考试今天上午结束了,记忆中最轻松的一次考试,我没抢到座位结果被老师叫到第一排,正好郑丽在我旁边,简直是太过分啦,于是很轻松把席卷答完了交卷打台球去,这次考试结束将正式拉开同学离校的序幕……

磊已经决定后天回家了,下午我们又凑了9个人(磊、游、偶、虎、牛、丽、冬、桂、飞)去东海海边的饭店聚餐,他们七个是报名要去北京培训的,只有我和游不是,似乎这场饭是我心情最沉重的一次,同学兄弟一场已经快四年了,说分开就分开容不得你做好思想准备。

没觉得我喝多少却好像就醉了,可我心里清楚今天这样的心情我喝不了多少的,当感觉到醉了的时候是最想继续喝的时候,我记得今天我吸了两颗烟,一点也不像平时闻到的别人的烟味,一点也没觉得呛……

很不愉快的晚餐,做兄弟的没能体谅一下,伤了兄弟的心,凤虎病了不应该硬让他喝酒的,当他拿起手机走人时才意识到真的不应该。

相当难熬的一个晚上,八个人在海边流浪了一晚,从南走到北又从北走到南,在海边喊过在马路上躺过也在墙角蹲过,我记得我还像刚学会走路的小孩一样帅了一脚,手都摔紫了一块。这晚发生了好多事只是有些我记不得了,王磊拦过警车问旅馆在哪,游游玩过失踪让一帮人在海边咸他名字找他,最强的福桂只穿一件衣服过了一晚上,他把上衣给了郑丽,而我穿着褂子还冷的我直打颤,只有在那种环境下才能发现胖人的优点。最后我们也没有找到所谓的东海旅馆,于是在建行24小时自动提款机那待到天亮……

还有一些我记不太清的事情就不在这里写啦,记在心里就好……

11月6日早上5点半我们开始往学校走,到宿舍楼后天渐渐亮了,才发现食堂的大妈们起的真够早的,等到6点宿舍开门一晚的煎熬终于到头啦,洗个脸涮个牙喝杯奶茶脱光衣服开睡……

目前有1 条留言

  1. 2009年10月09日 13:40 Wonzer   |  引用  |  #1     

    那是一个异常疯狂的夜晚,不舍、纠缠、偏执……似乎一切情绪都在那一夜宣泄出来……

    很不幸、很诡异、也很遗憾,那晚我竟未醉……

    ifu25 于 2009-10-10 1:13:57 回复

    你真的没醉吗,那坏了,你晚的事你一定记得一清二楚……

    虽然那晚过的很辛苦,不过回头想想挺怀念的,我应该再多吸几颗烟,那样的话我现在也成烟民了。

发表评论

/ 快捷键:Ctrl+Enter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