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要走的人是小朱,我大学唯一的同位,大一刚开学时把他的宿舍弄错了结果他一个人睡在一个宿舍,记得我早上去找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早早起床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了,晚上我还去他宿舍找他聊了次天,只是忘记都说些什么了,之后学校把宿舍给调回来了到我们宿舍,于是我们一直在一个宿舍直到从南山搬到东海……

相当会了解别人心思的一个人,有时我都有点怕小朱,因为许多时候我想什么做什么他都能摸透,而他也常说我也相当“YinDang”,我觉得我们两个都挺阴的,嘿嘿,要不能做同位。

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早就离校,但只能接受啦,中午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那时我刚到网吧,于是又赶回去吃了最后一顿饭,就是我们原来宿舍的人和几个挺好的,没有喝酒,似乎小朱的离开才是我大学真正结束的开始……

发表评论

/ 快捷键:Ctrl+Enter
加载中……